当前位置: 美高梅手机版游戏>>校内通知>>正文

纪委5月份学习通知
2005-05-09 08:32 宋美玉  纪委监察审计 审核人:   (点击: )
各学院党委、各党总支:
    按照上级要求,本月向大家推荐学习文章《贪官身边人腐败众生相之三:“顶戴经济学”》,请各单位认真组织党员干部学习讨论,并做好学习记录。
                                          2005年5月9日
             贪官身边人腐败众生相之三:“顶戴经济学”
  父亲的“顶戴”竟成了子女谋取私利的工具,原本应为老百姓服务的权力被演绎成了一些贪官子女发家致富的“顶戴经济学”。在“顶戴经济学”中,“顶戴”所具备的巨大的“无形资产”使一部分市场倒向了现代衙内们的一边。

           无本万利,只赚不亏

  云南巨贪李嘉廷的小儿子李勃有句人生信条被不少高官子弟引为同调:“高干子弟哪个不做生意,没个千儿八百万,别的高干子弟也瞧不起你。”
   什么样的意识决定什么样的行为。有身为省长的老爸在背后支撑,李勃“在云南商界呼风唤雨”,银行就像自家开的一样,“哪个行业最赚钱,就会携巨额银行贷款‘杀'向哪个行业”。
   早在十几年前,中央曾经下发禁止领导干部子女经商办企业的文件,时隔不久,就听到有人为子女经商办企业辩护。后来,领导干部的子女经商办企业就一发而不可收。沈阳市原市长慕绥新的长女慕洋在深圳闯荡多年,终于明白了“市长爸爸”所拥有的巨大能量,于是回沈阳创办了广告公司。在沈阳市城市建设改造中,慕洋基本上垄断了全市主要大街的灯箱广告。每次到大企业拉广告时,她都会大言不惭地说:“我是慕市长的女儿,给你们做个广告,开支票吧。”经理们只得乖乖地拿出几十万、几百万的广告费,至于广告做没做,在哪做,谁敢问?
   以权力作后盾,以老爹当招牌,只赚不亏;贷款要多少有多少,项目想中标就中标;房地产、建筑、进出口贸易,什么热门干什么;倒卖工程项目,非法批地,介绍贷款,什么与权力关系密切就经营什么。难怪一位知名企业家说,我们一个企业辛辛苦苦一年的利润,还不如他们一次不正当交易赚得多。
   一些贪官子弟深悟“顶戴经济”无本万利的特性,纷纷玩起了“空手套白狼”,狐假虎威疯狂聚敛不义之财。
   程慕阳利用“省委书记爸爸”的身份,从河北拉到700多家企业广告费2900万元,偷税200多万元;从一次地皮转让费中捞得280万元;从河北八达集团获得的省财政周转金中捞得2650万元。没有投入一分钱,不到10年时间程慕阳就为程家创办了32家海内外公司,资产总值达数亿元人民币。如果不是程维高“封疆大吏”的“顶戴”,白手起家的程慕阳焉能“要风得风,要雨得雨”?
   一些贪官子弟经商还不忘给自己披上合法的外衣,有的则竟连“遮羞布”也不要了,疯狂赚钱不择手段,公然在老子的地盘上干起违法犯罪的种种勾当。
   柳州市原市长刘知炳的儿子刘忠充当了地下赌场的“保护神”,柳州一时间赌博成风。而在湛江走私大案犯罪团伙的头目中,号称“走私汽车大王”的陈励生“水”最深,最有背景,因为他的老子是当时的湛江市委书记陈同庆。陈励生疯狂走私,几年间就赚了几亿,偷逃税款上亿元。
   这些现代衙内们正是靠着父辈领导干部特有的稀缺资源,聚敛了数千万甚至上亿元的家财,创造了一个又一个“一夜暴富”的神话。

          “顶戴”之财海外漂白

   “顶戴经济”净赚来的不义之财如何漂白?如何消费?如何投资?现代衙内们及其贪官父亲自有种种变通之道。其中,到海外办分公司、留学、生活定居成了他们的首选之一。一方面,贪官及其子弟贪污受贿的数额上升,要找地方洗钱;另一方面,贪官也知自己的纨绔子弟不是读书的料,但仍然千方百计地为子女谋划,指望到西洋镀金,混出个模样,将来做人上人。
   可是因为父辈没做好样子,贪官子女中不成器的居多。不少贪官的儿女在国内时学习成绩差,游手好闲,不务正业。而在国外,他们怀里揣着大把的钞票,一掷千金,住着一次付清价值数百万美元的豪华别墅,开着奔驰、林肯汽车招摇过市,让当地人目瞪口呆。在澳大利亚留学的原厦门副市长蓝甫的儿子要买别墅,一次就管老爸要去30万澳元。
   据报道,有的贪官通过各种关系在海外开设分公司,让子女在其中任职,长期滞留海外不归,将巨额不法资产转移出境,把见不得阳光的钱洗白,同时经营未来的“幸福基地”。贪官们则暂时留在国内以掩人耳目,静观时变,一有风吹草动,便能迅即抽身外逃,溜之大吉。

          人间亲情在“顶戴经济”下变味

   如果说他们父亲大人掌控的是“绝对权力”,那么,这些纨绔子弟们分享的则是“递延权力”。“绝对权力”必然导致腐败,“递延权力”同样易于滋生腐败。其结果,在已查处的部分典型案例中,权力家庭化、腐败家庭化的“双腐败”痕迹很突出。
   贪官子女经商除了利于子女走捷径牟利发展外,别有一个难与君说的“妙处”,就是便于父子一唱一和演双簧,全家里应外合搞腐败。湖南省邮电管理局原局长张秀发的儿子张琳、女儿张芳在省电信局数十亿元的邮电设备采购、工程招投标中,出面向投标厂商索取回扣,接受巨额贿赂。张秀发躲在背后暗中操纵,一家子勾结进行肮脏交易。贪官们“行使权力”之后,可将“收受钱物”的责任赋予子女及其公司,“肥水”还在自家院里转悠。
   程慕阳是程维高三个孩子中惟一的儿子,程维高对他宠爱有加,言听计从。用程维高的话说:“我就这么一个儿子,如果他事业成功,我也老有所养,我也得益。” 为了支持儿子的“事业”,程维高亲自安排所谓的“空手道”高手卢鹰教授儿子“空手套白狼”的办法。在经济上是否支持他儿子也成为程维高提拔干部的两条选人标准之一,为了提拔帮助程慕阳的人,有时程维高会隔着好几级打电话找有关领导。  
2003年3月李真案发,程维高首先想到的是提醒儿子程慕阳迅速离开国内,逃往加拿大躲避。   李勃自幼聪明好学,深得李嘉廷器重。1996年,杨荣通过李嘉廷做了一笔生意后送给李勃500万港币,李嘉廷嘱咐李勃说:“杨荣给的钱不是给你个人的,他是为感谢我帮忙而给的,这是一笔不小的家庭财产,来之不易,你不得用于投资和炒股,要把它存入银行保管好……”在李勃肆无忌惮的敛财行为开始受人议论的时候,李嘉廷提醒他说:“你不要整天想着钱,要学一点真本事,靠自己的劳动来养活自己。”父与子本是传统而普通的社会关系,然而这种人间至情往往在追逐暴利中遭溃败,这种血缘关系在公权私用中也会被扭曲成伙伴关系、工具关系,甚至是同案犯关系.。(来源:半月谈 )
关闭窗口

Copyright?美高梅手机版游戏 2010 美高梅手机版游戏网络信息中心维护
工信备案号:辽ICP备10014085号-2       公安备案号:21040402000061
Email: Webmaster@lnpu.edu.cn 美高梅手机版游戏-www.fac918.com【美高梅手机版登录】 邮编:113001
电话(TEL):024-56865005 传真(FAX):024-56860766 招生电话:024-56865000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